南下深圳

难以想像下午还在京城的我,两三个小时后,已出差来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深圳。白天还还穿着秋裤坐在暖气房里,晚上已经换上了单衣半袖,真是”坐地日行八万里,巡天遥看一千河”。而此时的地我更是坐地日行八万四千里了,从“鸡脖”来到了“鸡腹”部。 对于一个第一次越过长江以南的北方人,如果不是亲身的感受,真的无法想像十一二月的南方竟然如此舒适。可能是靠着海边的原因...

阅读全文